陈粒:饮酒不过三两三

他们・厌鹊・2015-06-09

  • 00:17 / 05:20
    如也

    易燃易爆炸

    艺人:陳粒

    专辑:如也

    00:00 / 05:20

听过《易燃易爆炸》,百加得151的燃点,一口脱干嘴唇,两口辣喉咙,朋友开的酒吧有个不成文的规矩,151不过三杯,三杯去冰凑起来实际上也就三两三吧。陈粒的唱腔似爷们儿,把本应带着几分幽怨的小情诗唱的如大江东去般豪壮,大有“你到底想让老娘怎样”的味道,这味道很好,感情本就是“情深不寿”的东西,与其带着小幽怨还不如洒脱一些,即使输也输霸气侧漏一些,让对方终生难忘。特别喜欢那句“图我情真还图我眼波销魂,与我私奔还与我做不二臣。”情到深处之时就是这样,即想让对方当婊子,还想要立的一手好牌坊,爱情本就是支配方与被支配方心甘情愿玩的互动游戏,你一眉上柳梢头,我便知你要人约黄昏后,若是我今天情绪不在状态,便惹的你不高兴.话又说回来了若是不爱也就没这么多事情了吧,出发点还是我爱你,希望你能更懂我。

 

 

我们在一起时,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做着各自为政的事,只是想让对方觉得“你在我心目中没有你想的那么重要”,进而掌握主动权去支配对方。却不知人与人的交流永远不会如我们想的那般通畅,与一姑娘长时不见,好不容易有了见面的机会却再次阴差阳错,我说:“就这样吧,我们的关系见不见的。”我本着感情深厚,心在那里,见不见面并不重要,她却误以为我在耍性子,一个星期里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搞的我是莫名其妙,好在之后误会得以说明。年轻之时就如这《易燃易爆炸》一般埋伏着各自的心事,以为激烈的情动与跌宕的分手与合好是爱情,时间长了也许是老了,两人也渐渐的习惯去坦诚相待了,将埋伏在心底的心事说了出来。我这并非经验之谈,因为每个人有每个的际遇,只是在自说自话自弹自唱而已。

 

听说有人翻唱《性空山》时将它唱出了腾格尔的味道,难道这不是又一次侧面证明了陈粒糙汉子的腔调。当然这是玩笑话,第一次听《性空山》我听出是白水的味道,民风中带着几分文言,唱腔中带着一点念白的味道,我喜欢白水是诚然的,所以对性空山这种歌也的确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难的可贵的是陈粒,她即可以驾驭的了如《易燃易爆炸》这般感情上的大起大落,也能创作出《性空山》这般悠闲惬意的小品。常人相处并不似小说那般跌宕起伏大起大落,往往是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最为动人,好的创作者便是能够把握住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将其表现出来,白水是此间高手,如今幸而又听到陈粒的性空山,难的一姑娘能如此洒脱。听《性空山》时,脑洞之中不时的出现《渭城曲》,好似这歌处处带着一股渭城柳的清新气息,古人对于《渭城曲》的评价是“没有特殊的背景,而自有深挚的惜别之情”,自觉用这句话来评价性空山也是可以的,没有特别扎眼的亮点,有的只是最平淡的讲述与真挚的祝福,古来有言“雕饰皆浮杂,唯情最动人”。

 

 

不止看过一次,有人留言陈粒希望她不要红,似乎“人红是非多”已经成了歌迷们普遍的认识了,这好像也是某国文艺场上的弊病吧。其实自我觉得红与不红好像并不重要,拿某腐国独立音乐人来说,无论他们红与不红他们都拿音乐当乐子,就像吃饭、睡觉与X交,音乐已经成了他们找乐子的方式,无论挣不挣钱无论名气大小他们已经有点离不开音乐了,也许这才是一个独立音乐人应该有的态度。因为“红”而不再纯粹的音乐人,大多是在商业面前有所妥协,或者在应接不暇通告面前静不下心来创作。古人说十年磨一剑,若是你真的喜欢这个歌手或者这支乐队就不要对其要求太高,让他们安安静静的创作几年或者就能写出几首轰动俗世的大作。至于陈粒要不要太红这个问题,我觉得还是不要太红了吧,正如题目所说饮酒不过三两三。

文章作者

厌鹊
厌鹊

喜欢自由,仰慕天空与海洋

评论·0

同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