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可以给任何一个人,但心只能给你

言之・补梦人的狂想摇滚・2016-05-13

  • 01. Hardcore
    Soundtrack
    00:17 / 05:20
    Hardcore

    Hardcore

    艺人:Soundtrack

    专辑:Hardcore

    00:00 / 05:20


十六岁的纳迪亚是妓院里新来的妓女,她总是面无表情的对待每一个进入她身体的男人,甚至还带着些许愤怒。十七岁的玛莎已经是这家妓院里最高等的妓女,可是每次与客人做爱结束之后,她都会问,我刚才表现怎么样,你喜欢吗?而客人常常丢来一句冷语,我不喜欢在这个时候谈论这件事。

特立独行的纳迪亚很快便成为了妓院老板最喜欢的妓女,会给她一些特别的关照。偶尔他会把原先给玛莎的客人给纳蒂亚,玛莎心里有一种小小的嫉妒,但是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但她才16岁,是个美人胚子,我17岁了,感觉自己老了”。


身体可以给任何一个人,但心只能给你


纳迪亚有一个规矩,她不会跟同一个男人睡三次。玛莎反驳她,如果在这一行你还有可以挑选的自由,这意味着你马上就要失业。

纳迪亚问玛莎,“你为什么选择当妓女?”
玛莎:生存。
纳迪亚:那你换回了什么?
玛莎:也许是快乐。



纳迪亚:也许你喜欢你现在做的,你只是没有注意到,时间会证明的。
玛莎:时间?我唯一需要的就是谋生。
纳迪亚:我想你也许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妓女。
你整天只是坐在这儿,对着一个像你老爸一样的混蛋,言听计从。
玛莎:那么你呢?

纳迪亚:我来并不是为了留在这儿,这里只是一个舞台。

纳迪亚跟妓院里最受欢迎的男妓阿吉里斯混在了一起,而玛莎,无法接受自己的失败,她便找上了另外一名男妓米尔托斯。


她和别人上床只是为了买CD


纳迪亚和玛莎像来自不同世界的人,当他们谈论自己长大之后想做什么的时候?玛莎总显得很天真,宇航员,警察……。而纳迪亚则很明确:她想出名。就像玛莎将挣来的钱拿去嗑药,而纳迪亚则把这些钱都花在买唱片上,她们来自不同的精神世界。

但是纳迪亚渐渐喜欢上了玛莎。



她真的很温柔,我很喜欢。
我第一次有种在松软的云絮中的感觉。
这是纳迪亚在第一次之后给玛莎留下的印象。


纳迪亚是个疯子


在一次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她们互相吐露了自己离家的原因。
玛莎: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离开家的?
纳迪亚:你真的想知道?
你要保证不会因此害怕和我在一起。
我无法忍受我的父母。
但并不是他们太刻薄。



只是太烦人了,让人难以容忍。
尤其是我妈妈,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想杀死她。
一天我把房子点了把火……打开门便离开了。
玛莎:把房子点了把火?
纳迪亚:火柴啊,酒精啊……把它全烧了!
玛莎:那你爸妈呢?
纳迪亚:他们在睡觉。



命运开始偷偷改变


虽然玛莎跟纳迪亚形影不离,但是玛莎骨子里对纳迪亚的嫉妒并没有减少。在一个群体性交派对上玛莎不经意间说出了内心相对纳迪亚说的话,却无意间搞砸了整个派对。妓院老板因为这次不愉快,不愿意给她们俩应得的报酬,纳迪亚怀恨在心,以致后来举枪将妓院老板杀死。

当米尔托斯知道玛莎与他发生关系的真正原因之后,绝望的选择了自杀,并在墙上留下了一段话”YOU WON’T BELIEVE IT,BUT I REALLY WANTED TO COMEWITH YOU.“在幻觉中,玛莎见到米尔托斯,她飞得很高,甚至看到了上帝在嘲笑世人,而当她从现实中醒来时,发现自己已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下。



为求自保纳迪亚甚至把枪口对准了阿吉里斯,玛莎为纳迪亚做了伪证。纳迪亚逃过了法律的制裁,甚至还当上了红人,一时之间成为炙手可热的媒体新宠。纳迪亚为了获得更高的知名度,一直在出卖自己的身体。很快她便迷失在名利当中,甚至把玛莎都当成了透明人。

玛莎希望过上安稳的家庭生活,而纳迪亚只希望跟玛莎在一起。她的身体可以给任意一个想要她的男人,但是这颗心她只给了玛莎。


亲爱的不要怕,一切都结束了


在名利的道路上纳迪亚越走越远,玛莎觉得自己像一个多余的人。她嫉妒即便两人都一无所有时,纳迪亚还有男人深爱着他。玛莎渐渐喜欢上了,帮助纳迪亚一炮而红的时尚杂志编辑。她说不清这是报复还是嫉妒。

纳迪亚第一次带玛莎去海边时,曾对她说过一句话,I NEED YOU TO PROMISE TAHT YOU’LL STAND BY ME...NO MATTER WHAT.这是纳迪亚对玛莎的请求,也是玛莎对纳迪亚的承诺。

纳迪亚问玛莎,你是否爱我?玛莎没有给她答复。
纳迪亚问玛莎,你是否开心?玛莎用力地点点头。



圣诞节前夕,纳迪亚参加一个电视节目的录制。在后台她遇到了此前给玛莎提供毒品的熟人,他交给纳迪亚一份圣诞礼物并告诉她,她最亲密的朋友会伤害她,光鲜亮丽的生活也即将结束,但是她会开始另外一种全新生活。突然之间,纳迪亚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搞砸了这场演出,用一种极端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艺术生涯,为的是在这个时尚圈子里能够全身而退。她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生活,给玛莎一个家,而玛莎没有办法理解纳迪亚,就像她从来不知道纳迪亚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玛莎走到纳迪亚的身旁,她无力地躺在那里。玛莎拿起了一个枕头放在了纳迪亚的头上,纳迪亚笑了,她以为玛莎在跟她玩游戏,但是玛莎再也没有拿开那个枕头,而是把全身的力气都压在了上面。



纳迪亚死了,玛莎想去没人的海边。


印第安酋长结束了麦克墨菲的生命,完成了对麦克墨菲的救赎,但玛莎没有,玛莎只是解脱了自己。

也许她们并没有做出什么,而是这个社会认为她们做错了。青春到底有多残酷?也许我们都该看看这样一部电影《操我赤裸裸》。

文章作者

补梦人的狂想摇滚
补梦人的狂想摇滚

情癡 情呆 行怪 言狂 冥頑

评论·0

同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