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消失的记忆——中国摇滚30年

公告・LUO・2017-01-03

  • 01. Chinese Rock
    The Ramones
    00:17 / 05:20
    End of the Century

    Chinese Rock

    艺人:The Ramones

    专辑:End of the Century

    00:00 / 05:20


1985年,崔健写出了《不是我不明白》,曾在米家山的电影《顽主》中以插曲出现,是第一首触电的摇滚乐作品。随之而来的是1986年,崔健在世界和平年演唱会(北京)首唱《一无所有》而一炮走红。当然,这首歌最直接的结果是引发了流行歌坛的西北风潮流。无可厚非的是崔健不仅是中国摇滚乐的开山祖师,也是中国流行音乐最早的代表人物。

 

继崔健之后,也许他们在崔健之前就已经小有名气了,只是崔健的出现突然为中国摇滚乐打开了一个巨大的豁口,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这些乐队像五月天,七合板,不倒翁,宝贝兄弟,崔健与ADO乐队等开始重新走进公众的视线。

 

如果把86年以前的摇滚乐作为中国摇滚乐的初创期,那么86年至90年则为中国摇滚的蓬勃发展期,此后出现了一大批以经典摇滚和硬式摇滚为代表的摇滚乐队,唐朝,黑豹,呼吸,臧天朔与1989,以及后来的超载,眼镜蛇,青铜器等。在北京的街头随处可见长发飘逸的青年,而多半他们都是一群正在玩摇滚的年轻音乐人。

 

摇滚乐在中国成了文化名词,它不只是一种音乐风格的形容词,它成为那个时代继诗歌,绘画,行为艺术,独立纪录片之后在中国最有影响力的青年亚文化,甚至是先锋艺术的代名词。它让北京成为中国盲流的中心,在树村,圆明园画家村,西北旺聚集了一大批来自中国各地的摇滚青年。

 

90年代之后,魔岩三杰成为了主流。关于他们的故事,被书写和刻画得太多,在这里就不赘述了。似乎中国的音乐潮流总比西方世界晚那么十几年,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的审美,一切都来得恰到好处。92年之后中国的经济体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个巨变影响了整个中国。朋克开始在中国突围,五道口的开心乐园,嚎叫酒吧,以及后来的京文唱片。主流的经典摇滚,硬式摇滚,华丽金属得让道给另类摇滚了,朋克便是那时候大行其道的主流。

 

与西方流行音乐的发展相比,继朋克之后中国没有新浪潮,也没有涌起大波的电子音乐人。就连先锋音乐也处于式微的状态。但是暗潮涌动之后,也有不置可否的惊喜。清醒,新裤子,超级市场,麦田守望者等这些摇滚乐生产出的异类成了20世纪末的摇滚新声。

 

新世纪之后,北京依然是中国独一无二的Rock Home Town。但是摇滚的火焰已经传递到了其它的城市,西安,武汉,南京,成都,广州等城市,出现了一大批优秀的摇滚乐队。新民谣开始兴起,摇滚乐被更多大众所接受。值得玩味的是,摇滚乐的受众依然只集中在大城市,且多为中产阶层,而玩摇滚乐的却来自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

 

谈论历史并不是怀旧的表现,而是对过往音乐人的尊重。曾经多少耳熟能详的歌曲现如今却淹没在粗俗的大众音乐中。即便是一直沿用至今的流行音乐也失去了它本来的面貌与强有力的社会价值与艺术价值。

 

长长的30年里,中国摇滚乐无到有,从启蒙蓬勃发展,从与传统流行音乐相抗衡到走入属于自己的时代,从边缘文化到如今的主流音乐,这中间有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意外。多少优秀的乐队曾在这里一举成名,而后又被埋没在了新的音乐潮流之中。

 

我们现在的歌唱来之不易,而唯有懂得历史,我们才能懂得如何传承、突破乃至重建。

 

你的青春、你的故事里是否有那么一位歌手,曾经让你对音乐有无限遐想;是否还有那么一首歌,让你在当下再次倾听时,还能找回从前的自己?给我们分享你与摇滚乐的故事吧,让我们透过你的回忆与文字,回到那个专属于你的纯真年代——不管那是你记忆模糊的童年,还是充满热血的青年。给我们放一首老歌,推荐一位您喜爱的歌手或经历过最难忘的一场演出,给我们看一眼你的生活。

 

征文要求:

 

以一首歌曲或是一位歌手,一场演出为主轴,然后加上你想表达的故事。讲述的故事可以是真实的事情,也可以是虚构的小说,只要你能想象出来。

 

篇幅不限(字数不超过五千字,小小说也欢迎)。

 

作者福利:

 

我们将选出10名优秀作者,分别赠送落网众筹纪念T恤一件,以及神秘礼物一份

 

投稿邮箱tougao@luoo.net

截止日期:120

文章作者

LUO
LUO

落网编辑团队

评论·0

同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