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一个喜欢的人

言之・弹弹我的理想・2017-01-09

  • 01. Affection
    Cigarettes After Sex
    00:17 / 05:20
    Affection

    Affection

    艺人:Cigarettes After Sex

    专辑:Affection

    00:00 / 05:20

是一年别人家的平安夜

仍旧送出两个苹果


住了两年半的宿舍,一如既往地狭小拥挤。我桌面上空的暖黄灯光包裹,莫名地滋长前所未有安全感


这份安心立即便网络上一晃而过的匿名歌曲评论击碎,环绕的手指不动声色地摩挲温热的牛奶杯。


放弃一个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不删你好友,不拖进黑名单,不取消关注,也不删你电话。我要做的就是,不愠不火,不冷不热,不悲不喜。我就是要你看着我的一切我所有的动态,都与你无关却又在你身边不吵不闹阴魂不散。


冗长的叙述,分明就是一颗颗分量十足的顽石,人胸口生疼。听歌评论百来个字,在我眼里不过三个字的意思:不甘心


为自己的一眼看穿,洋洋得意


因为熟知不甘心伪装坚强套路。以及,对自己曾作为不甘心践行者的小小自嘲


退出不甘心队伍是前几天的事。


那还是头一次,发送生日祝福的信息过后,不用像以前惴惴不安地期待回复,一个人编织聊天的长度。因为只有我知道这四个字,是我给他最后的告别。


从冷硬的木质椅子上站起身来,舒展微微僵硬的四肢,低头把整张脸埋进康乃馨花束中,抬头的片刻我才想起,也该换水了


百合香气甜腻,我还是喜欢康乃馨温软精致的花瓣。它是温柔和力量的结合。这样想着,我已滑入温暖的被窝,困倦悄悄爬上双眼。


刚进C大那会儿,还是同期有些雄心的女子。某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前辈挨不过我软磨硬泡终于勉强带我去了每周例行举办英语角。没料到,我的雄心在那里破碎,死去的春心在那里复燃


前辈只负责带到地点,便穿梭于人群中独自猎奇。我呆站在原地,心里十万八千遍后悔。


然后,男主角出现了。


柔软黑亮的头发,纯白带帽卫衣,黑色的双肩包。用蹩脚的口语和他交谈,一个念头从心里一闪而过大概是附近的高中生


令我十分后悔的是,若是我能够预见哪怕一丁点儿的未来,我当时不该和他提起吉他这个字眼。或许他就不会加我微信。或许后来我们就只是相遇为对方回头的陌生人。


那时候我爱才,极力推荐他我们学院的迎新晚会上弹首古典吉他曲爽快答应那之后便有一周至少一见的约定。


看得出他热心,为初来咋到的我介绍学校周边的去处自告奋勇当了领路者。我们一起吃吃喝喝,从不敢自称吃货的我也跟着他妄自点评谁家菜缺盐少味;一起自习念书,我总是劳伦斯厚厚的小说,心有旁骛丝毫没发现往常慢了倍的读书速度;一起去咖啡馆刷夜复习,被他一句下午看了看统计学,我教你怎么做计算题感动得眼眶湿润;一起校园某个暗不见光的角落随性而聊至凌晨两点,惊讶话唠的我也能做一个安静的倾听者···


时间在飞速旋转流失,我在欣然接受他的温柔与风度。


我以为是他当着别人的面塞入我手心的巧克力,拒绝别的男生要为带路的强硬是他做题前温柔把另一只耳机塞进我左耳的细腻···我以为,这些才是他打动我的起点。


但梦境诉诸的真相却不是这样。画面像闪回的电影片段,现实更显清晰。


相遇那天起,我被他的温柔细腻包裹不自知


会把路痴我送目的地,会趁着回宿舍放吉他的机会零食塞到我手里,会在得知我和别的小伙伴熬夜跨年后买隔一天的电影票···


或许这些不过是他惯性对待朋友的温柔态度。可它们却一点点瓦解我对我们之间普通朋友的定义


如果我的灵魂可以脱身俯瞰,我肯定此刻睡梦中脸上笑容一定可以完美诠释什么叫腼腆羞涩。


终于长达数月排练的成果舞台上获得还算不错的掌声。表演完节目后,他和我紧挨着坐在观众席间的过道上。第一次得那么近,第一次担心今夜之后还什么再见的理由


晚会散场我的不安与烦躁却被一句难得头发做了次造型,给我拍个头像惊得烟消云散。


为什么被惊吓?对学新闻的我而言,拍个人像并不算什么难题。难的是他比我更会拍,挑剔。纠缠到凌晨他才勉强说,好了,就这样吧。


一定解脱的喜悦没能及时藏住,才会立即又补了句,吃个宵夜


凌晨两点的漆黑夜里,便利店唯一的选择


顺着静谧的墙边,俩一前一后,步伐似乎比平日慢了几拍。对方似乎有话想说却又不知如何开口。不知怎地,心跳突然砰砰砰快了几拍周边的空气密度变大,厚重气体垂直倾倒停滞在我身上艰难地屏住呼吸,等待着。


觉得你像是死了心的人犹记当时他侧过头来望了望我的戏谑表情至少我还没死心。


好莱坞大片吗?就是那种压在身上的超级大怪兽顷刻之间化为乌有的感觉一瞬间空空荡荡,一股乌烟从眼前飘走却什么也抓不住


接受你男闺蜜的告白吧,不挺好吗?

那之前我很喜欢他。但那之后,不可以再喜欢他了。


这或许是一把他发起、我加入的暧昧牌局。继续下去,我没有赢的可能。稍感慰藉的是,一个死心的人即使什么也不掩藏,大概也不会让朋友起疑


除非我决定结束自己的煎熬,他远离自己。

四月,空气微凉,绿芽初生。我买了一束漂亮的康乃馨想给自己力量

想要漂漂亮亮的宣告输了。可翻遍衣柜发现没有一条裙子


拗不过自己的固执,我踩着三厘米高米白小皮鞋,穿着天蓝色及膝短裙套装腿上套着不足以抵抗四月凉风的丝袜,姿态扭曲、身躯晃悠地到他的面前。


趁着他眼里的惊讶还未完全消散不疾不徐语气,其实挺喜欢你的”“不过以后路上碰到你,我会当你是陌生人。几年前的事还能在梦里清晰呈现,即便是他惊讶斗转愠怒的声音为什么再见面就成陌生人?

 

现在能遇到个聊得来很难。不觉得我们很合拍吗?”“你看,还没来得急告诉你,我拿到两个国外研究生的offer。一个在美国,一个在英国。就算我现在答应你,我俩没可能


……


他一如从前的温柔安慰,才发现自己的决绝在他面前毫无施展空间。就请我喝杯东西压惊吧。我来之前可是打了好半天腹稿。自己故作俏皮声音惊醒,我从被窝里弹坐起手心晶亮的汗渍


他还在美国。好几年了我也没能喜欢上谁,却一直被他发布社交网站的一举一动牵绊。就如听歌不甘心,自以为纠缠是对方,其实不愿意放过的是自己。痴傻地幻想一百种重新来过的可能。


不知不觉,在反复的想念中把自己活成了他的样子。时间把执念磋磨成细线然后消失不见。我有料到那条生日祝福便是时间递给我的细线,像是一位满脸皱纹的白发智者把最后的决定交到了手中。点击发送,细线便消失不见


从那之后,他的名字进入了再也不会开启的屏蔽列表,朋友圈那些假装不经意、其实为他而发的所有动态烟消云散。那一刻有一股清新爽快感悄然从头顶灌入脚底。


放弃喜欢的人虽然不甘心,但是有用至少可以心空出一块期待下一遇见。


我今年25岁,马上就要结束校园生活。

我曾想和喜欢的人谈个恋爱,最后没能实现。

买了好几年的康乃馨,暂时没有变换喜好的打算。

我接下来打算出门寄个三方协议,那个在他家乡的公司。

评论·0

同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