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黑名单

言之・・2017-01-11

  • 00:17 / 05:20
    The Blacklist

    Wicked Game

    艺人:Emika

    专辑:The Blacklist

    00:00 / 05:20
  • 02. Welcome Home
    Radical Face
    00:17 / 05:20
    The Blacklist

    Welcome Home

    艺人:Radical Face

    专辑:The Blacklist

    00:00 / 05:20


追剧一度让我着魔到废寝忘食,赶上心心念电视剧每周一更的日子,下班后就是一路小跑,兴冲冲直奔住处。进门后,来不及把鞋安稳地停靠在家门口,却被我猛然一甩力的使然下,鞋子横冲直撞起来丝毫也不客气,滑行不小的一段距离,才有了停的意愿。随后我就爬上床,像一只成精的懒猫,调节到最舒适的卧姿、躺姿或是趴姿,连接上无线,捧起那刻被视若至宝的手机,怀着虔诚的心,如饥似渴地汲取影像、声音,获得了视觉和听觉的双重满足感。  

 

由美国NBC台制作的罪案悬疑题材电视剧《The Blacklist》,就是我追的其中一部剧,中译名为《罪恶黑名单》,截至目前第三季已更新完,我追完了第一季,第二季间断性地看了下,至于第三季就没了下文。

 

除却跌宕起伏的悬疑剧情、难以摸透的人性外,对我而言,《罪恶黑名单》配乐也是致命的诱惑。配乐(或歌曲)作为影片重要表现的手段之一,配乐起到填补剧情空白处,推动情节发展,快速营造影片氛围,反衬人物内心世界等等作用,因此说配乐对影视的成功与否,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即便是默片时代,天赋异禀的卓别林通过滑稽俏皮的动作,夸张的表情,也需要配乐来协助,使剧情完整、连贯,戏剧冲突更有张力,喜剧效果更为捧腹。


 

《罪恶黑名单》中,我印象深的,有这么几首:State Of The Art (A.E.I.O.U.)99 ProblemsWicked GameCitizensHere With MeUp Past The NurserWelcome Home

 

其中Wicked Game有多个不同版本,《罪恶黑名单》中选用的是Emika翻唱版本。Emika版的Wicked Game,歌曲开头呓语呢喃般,反复吟唱No one could save me but you” ,游走心间,是一种失真的幻听感。歌曲中“ World”固意压低声线,抑制自己感情的爆破点,再到高潮部分 “No, I don't want fall in love with you”“No”的拉长强调否定,更能表明欲盖而彰的心迹,“I” 那种坠落式的眩晕,沉迷于他和自我的迷失。贯穿始末,是自溺感情漩涡的无法自拔,很符合女主Liz当时的心境。如果没有记错的话,Wicked Game出现在《罪恶黑名单》的第一季的第五集。

 

除了Emika演唱版本外,网上还流传着Wicked Game的多种版本。1989年,美国歌手Chris Isaak首次倾情演唱Wicked Game,后续被一众歌手改编翻唱,它不随时间流逝推移而抹去,却因时间的历练成为经典,广为传唱。男版有Chris lsaakH.I.M等。女版有EmikaHeather Nova、莫文蔚……。无论是Chris lsaak忧郁音质的漂乎含蓄,一诉衷情,或是 H.I.M极具爆发力的重金属感十足摇滚演唱,再到 Heather Nova音域广阔,带有美声圆润的空灵, Emika的回音式的空荡辗转,或是说呓语般不断重复,还是莫文蔚略带蓝调色彩的腔音都表现的恰到好处。


 

Welcome Home是《罪恶黑名单》另一首不错的民谣插曲,它有着民谣经久不衰的主旋律,那就是乡愁。乡愁是放在每个人身上永远不会过时的东西,适用于每个异乡客,无眠的深夜听上一曲Welcome Home聊以慰藉。

 

Wicked GameWelcome Home是两首中规中矩歌曲,前者是说爱情,后者是讲乡愁,自然易引起众多听者的共鸣。接下来提的Up Past The Nurser相对而言,意图打破常规,不再局限在受用每人身上的情感定律,用自言自语方式演绎,更多的是私人化的情感,没有具体的情节为背景去诠释,总觉生涩。Up Past The Nurser放在《罪恶黑名单》中,有了炖尸者这一具体的故事烘托,道出炖尸者内心阴暗面、扭曲且恐怖。当然,将Up Past The Nurser置于不同的故事中,便有不同的意义,不同的感受。

 

《罪恶黑名单》的好听的插曲不少,而对于悬疑侦探类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可以尝试看一下,也许你比我更热衷于追此剧。

文章作者

评论·0

同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