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船长:做音乐是一种选择

专访・阿Yan・2017-04-19

  • 01. 青春照相馆
    玩具船长
    00:17 / 05:20
    青春照相馆

    青春照相馆

    艺人:玩具船长

    专辑:青春照相馆

    00:00 / 05:20

 

玩具船长走到现在,已经八年了。如果用当下社会的幸福标准来衡量的话,还是蛮不幸福的。比如,大家都还住在城中村里,或者按照父母的话来说,还没有稳定的收入。玩具船长的小刀说道。他是乐队的鼓手,来自云南省。

 

玩具船长,这支潮汕方言乐队,怀揣着童年梦想,化身你失散多年的玩伴,来到你身边。就在城市的许多角落,你听到海浪冲沙滩的声音,仿佛儿时不灭的回忆。

 

许多人都在回忆之外过着现实的生活,而玩具船长则不想长大,在音乐的世界里过着理想的生活。也许是梦想太大吧,所以我们不得不放弃很多生活上的东西。搞艺术的大概都是疯子,小刀认为,他感受到一种力量,那是一种艺术理想,不甘于平庸的追求,因此没有像许多人一样,做贴近生活和现实的选择。


  选择一种生活   


主唱李奕瀚和贝斯手周一高中时就认识了,彼时艺校里很多学生都组乐队,他们俩也一起组过。时过境迁,艺校的学生大多放弃音乐,投身各行各业,风生水起。唯有李奕瀚和周一不改初衷,仍然全职从事音乐行业。当初学音乐的同学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还在做音乐了,我们反而成为了另类。新年过后,周一烫了头发,换了发型,语气轻快地说着乐队的故事。

 

周一从小接触音乐,只是当时还是因为父母要求,并非自己真心喜欢。高中是个转折点,周一没有选择足球相关的体校,而是选择了音乐相关的艺校。也就是在这个艺校,他与李奕瀚认识、一起玩音乐,晃眼就过去十几年。

 

李奕瀚出生在汕头南澳岛,一个海洋之乡。平日里,渔船靠岸,孩子们总能听到船上播放的音乐,水手们唱唱跳跳,嗨个不停。一些从台湾、香港回来的大哥哥,还会淘到很多闽南语、粤语的流行卡带。后来,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有了一套卡拉OK设备,李奕瀚就喜欢在家唱歌。




不过,听说要去学音乐,大家就认为李奕瀚是要去学唱歌,不能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为了得到家人的支持,李奕瀚参加了家乡当地的歌唱比赛,获得名次,学校的老师也帮忙劝服父母,家里人不同意也没办法,反正拉我不住。那年,李奕瀚十五岁,背着行囊和一把六十块钱的吉他,踏上了学音乐的道路。

 

高中时候,李奕瀚和周一,加上另外两个同学,一起组了乐队,勤奋地排练。李奕瀚说,那时候,他们遇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朋友,他是谢霆锋《活着Viva》的吉他手阿力。当时,李奕瀚他们有空就去找阿力,跟他交流音乐,他会指点他们。有一次,乐队演了Beyond的一首歌,阿力用粤语说,你哋都几有天分!可以说,他的话语对于几个高中生来说,是一种莫大的鼓励。从思想等各层面,他都会教导我们,这在我们几个人心中都是很可贵的。之后,我们都有一种心态,会想着去弥补自己不足。

 

吉他手高飞来自广东新会,他从小自学吉他,高中经常逃课去玩乐队。大学时候,他与李奕瀚一起组乐队,有个爱唱歌的女孩,就加进来当主唱。当时,他们在宿舍里面,用电脑的麦克风,捣鼓了一张demo《外国客》。这张demo成为了乐队的名片,之后,开始有人邀请他们去演出。


 

2010年的时候,乐队的主唱去了异地工作,而周一也从国外学校放假回来。我还记得,我跟着他们去了番禺的出租屋,在那里排练,我感觉就像去郊游一样。然而,就是这么一排练、演出,周一留了下来,没有再去国外读书了。

 

当时,玩具船长接了小刀策划的一场演出,我们的生活方式很简单,圈子也不大,相识的过程也差不多。小刀发现,玩具船长的音乐非常真诚,就是独立音乐,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加入了这个广东方言乐队。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我们同样为一种艺术理想所吸引。他觉得,这是一种能量,一种戒不掉的东西,让玩具船长从玩音乐的人群中剩下来

 

尽管小刀来自云南,但他与乐队之间也不存在隔阂。艺术的东西都是超越语言的,我们现在也没有打算去学潮汕语。玩具船长相信,听音乐的时候,听的是丰富的感觉,有机会就听懂,听不懂也没关系。音乐是高于语言的,他们也希望可以打破语言的限制。小刀觉得,玩具船长的音乐让人很放松,很快乐。如今,他还是很庆幸,当初自己选择了玩具船长。

 

   选择一种音乐   

 

春节的时候,李奕瀚回到汕头南澳岛,村子里有迎老爷的民俗活动,他总会跟着玩。过年在家里,他还把老柜子里的渔夫裤找出来,拍个照片分享在社交平台。采访的时候,李奕瀚很轻松地弹着吉他,淡淡地回答着问题,他说,我的兴趣是收藏旧家具,不是古董,而是很有生活气息的家具。在他们的出租屋,就有很多李奕瀚的收藏品。

 

而就在201611月推出的极具复古特色的专辑《青春照相馆》里面,就有李奕瀚收藏的老照片。那些民国时期的传奇故事和人物,都藏在这本老影集里面。专辑封面由北京著名复古摄影团队白夜照相馆操刀,乐队四人穿着西装大褂,戴着眼镜,手持扇子,搭配由白夜照相馆完美复刻的民国风场景,让人感觉瞬间穿越回民国时代。白夜照相馆也是电影《驴得水》官方宣传照的拍摄方,此前,他们更出名的作品是影星刘烨的复古全家福。

 

《青春照相馆》大碟找来了21位不同国家、不同领域的音乐人一起制作,历时9个月。玩具船长请来日本的录音师录音混音,后期又送往英国制作母盘。整张唱片从封套设计到音乐内容,都非常用心,也非常精良。



说到《念螺歌》、《刺阿花》这些歌,李奕瀚可以顺口把歌词念一遍,很有儿童念歌仔的感觉。他说,小时候生活在南澳岛,伙伴们经常喜欢去海里玩耍,在沙滩上蹦蹦跳跳。就在海边,经常有前来拜海神的妇女,祈求出海打鱼的丈夫能够平安归来。耳濡目染,他了解了一代又一代潮汕人的生活故事,也听过许多童谣歌仔。

 

这些歌仔,通常不是一个人用歌曲或者歌词记下来的。而是某个人今天说了一句话,待到明天或哪一天,这个人在打鱼或者什么时候,听到另一个人讲了一句话,觉得很有意思,他就接第二句。就这样,很多年以后,故事口口相传下来,每个地区的都会有差别,没有最终的版本。

 

你会发现这样的故事很鲜明,这些歌仔是最能代表潮汕人以前生活的片段。你能看到这些文字,你就能了解到以前这些人生活的状态。它是最活生生的。可以说,李奕瀚总是对这样的传统文化充满兴趣,不管是带来情绪还是灵感,他都会将其记下来。

 


《青春照相馆》专辑还加入了高胡、扬琴等传统乐器,比如《一封侨批》,而《阿孥的故事》又用了雷鬼元素。说到这里,玩具船长解释说,在音乐里,他们不会刻意去加入传统乐器,只不过故事如此,剧情需要,就加入了相应的元素。比如《香炉谜底》,编曲其实是参照潮汕地区的送葬音乐,但由于地方习俗的原因,实际上葬礼上吹开心的爵士乐、唱快乐的歌、跳舞等等都有,这些现象就融入了玩具船长的音乐创作之中。我们并没有想在音乐里去宣传什么或是达到一种什么效果,只是把看到的、想到的以音乐的形式记录下来。

 

玩具船长的音乐除了充满地方传统文化的色彩,还总是洋溢着一种轻快、乐观的气息。当一个人悲伤的时候,你去告诉他悲伤,是没办法解决问题的。李奕瀚解释道,玩具船长会将很悲的故事写在歌词里,但同时在旋律、情绪方面给予一种弥补,给听者创造一种可以继续前行的状态。我们当然也有批判,但是我们不想把事情夸大,反而希望可以让它转化为一种力量。

 

在玩具船长的微信公众号上,简介是唯有用母语歌唱,才能更接近祖先。念及此,李奕瀚又是沉静地说,因为它跟我们的来路有关系,我们的祖先、我们小时候生活的环境,给了我们一种气质。很多人说玩具船长的音乐有海洋气息,但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海洋音乐到底是什么,但明显,故乡的文化给予了玩具船长指引,有时候,我们往前走的时候,更应该记得当初的来路。从后面往前看,你可以看得更清晰,你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走。


编辑/eyelight

文章作者

评论·0

同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