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与摇滚乐

言之・补梦人的狂想摇滚・2017-04-21

 

大麻,一种植物,一种野草……

但它产生的影响和其外表极不相衬。

对一些人来说,它是安慰剂;对其他人来说,它是思想和生活的终结者。

 

常和瘾君子打交道的心理医生说,他们大多使用海洛因或可卡因,常常看到许多使用者活得很卑贱、苟延残喘,甚至失去生命。相比之下,大麻对我来说,不过是闲庭漫步,它是唯一一种能逃过公众的审视和责难的药物。

 

那是因为大麻的使用者比其它所有毒品的使用者数量的总和还要多。根据美国的一份研究报告,全球每年有1/20的成年人使用大麻。我试过大麻,吸过几次,坦白讲,它实在是不适合我。但我感受到了诱惑,也感受到了失控。


 

20世纪美国的新音乐和大麻之间的故事几乎同时诞生在新奥尔良的某个红灯区,这里也是Louis Armstrong出生地,英文单词大麻“Marihuana”也是在这里被第一次使用。大麻是一种很容易跟摇滚乐联想在一起的药物,它跟LSD一样与摇滚乐的发展历史息息相关。早在50年代初期,这种被称为异教徒魔鬼毒草的大麻就被一些爵士乐手和蓝调音乐人拿来吸食。

 

接踵而至的60年代让大麻大放异彩,Bob DylanThe Beatles在某酒店一起吸食大麻的这个新闻一直被传颂到了现在,并且他们也曾将自己吸食大麻的经历写进了歌里,比如Bob Dylan曾在歌曲中《Rainy Day Women No. 12 & 35》写到“But I would not feel so all alone/everybody must get stoned!”The Beatles的《Yellow Submarine》,这首充满童趣的经典歌曲,也谣传是与药物相关的歌曲,因为Yellow Submarine也算得上是一种兴奋剂,而The Beatles1968年首映的卡通电影《Yellow Submarine》充满迷幻风格,让人很难不多做联想。



如果把LSD比做亚文化这块蛋糕上奶油,那么大麻则指这块奶油最基本的成分。60年代让大麻这种烟草从黑人流通的领域进入了普通白人的视野,蒙特利尔音乐节、爱之夏、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等人们尽情在户外吸食大麻放松心情,音乐与烟草植物搭配得相得益彰。随后在电影《逍遥骑士》和垮掉一派诗人那里,大麻又得到了新的推崇。似乎整个文艺界都被大麻所统治了,它给人们带来创作的灵感,减轻社会或是自身带来的压力,缓解焦虑等。

 

但是也有不少人在大麻上栽了跟头,60年代末滚石主唱Mick Jagger在意大利巡演期间因非法持有大麻而被监禁了三天,吉他手Keith Richards也曾因非法持有药物遭到检举,乐队最大的不幸是创始人之一的Brian Jones,因长期陷入毒品的泥潭无法自拔,最后遭到乐队的开除,一个月后因食用毒品产生幻觉,失足掉入用泳池,溺水身亡。



27俱乐部成员珍妮丝·乔普林、科特·柯本、布莱恩·琼斯、吉米·亨德里克斯和吉姆·莫里森的死因都与毒品有关。然而这个与毒品有关的清单上出现的音乐人要比你们想象中多得多,The WhoKeith MoonSex Pistols的贝斯手Sid ViciousDeep PurpleTommy BolinRed Hot Chili PeppersHillel Slovak等等。对音乐人来说毒品是一把双刃剑,既能给创作带来灵感也能夺去他们的生命。

 

不过大麻这类药物却不在导致音乐人丧命的毒品列表之内,早在公元前2700年,大麻就被当成药物来治疗疟疾和便秘。在中国医学生史上大麻常常被用在临床的患者身上,比如止痛或是镇定情绪。在美国已经有23个州实现了大麻的合法化,而且大麻作为药物被广泛运用在各类患者身上。在BBC地平线系列纪录片《大麻:罪恶之种?》中,心理学家试着为那些在身体和心理上没有任何疾病的创作者寻求获得大麻使用授权书。专家则认为人们需要大麻的情况各有不同,只要符合人之常情,他觉得这些要求都应该得到满足。



在谈毒色变的中国,大麻依然是一个无法触碰的禁忌。早前有不少人因飞叶子而遭到拘留,前有摇滚天王谢天笑,后有民谣音乐人宋冬野。越是禁忌的东西,反而有时候人们更愿意冒着巨大的危险去尝试。诚然这之间的收获与代价只有他们自己清楚。现今仍有很多地区和国家在推动大麻的合法化,大麻的使用者希望能给在光天化日之下当一个自由的飞行员。

文章作者

补梦人的狂想摇滚
补梦人的狂想摇滚

情癡 情呆 行怪 言狂 冥頑

评论·0

同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