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已不在,寸铁新生

他们・eyelight・2017-06-15

  • 00:17 / 05:20
    Unknown

    爱国青年日志

    艺人:腰乐队

    专辑:Unknown

    00:00 / 05:20
  • 02. 致敬
    腰乐队
    00:17 / 05:20
    我们究竟应该面对谁去歌唱

    致敬

    艺人:腰乐队

    专辑:我们究竟应该面对谁去歌唱

    00:00 / 05:20
  • 03. 公路之光
    腰乐队
    00:17 / 05:20
    他们说忘了摇滚有问题

    公路之光

    艺人:腰乐队

    专辑:他们说忘了摇滚有问题

    00:00 / 05:20
  • 04. 我爱你
    腰乐队
    00:17 / 05:20
    相見恨晚

    我爱你

    艺人:腰乐队

    专辑:相見恨晚

    00:00 / 05:20
  • 05. 硬汉
    腰乐队
    00:17 / 05:20
    相见恨晚

    硬汉

    艺人:腰乐队

    专辑:相见恨晚

    00:00 / 05:20


 

1998126号,腰乐队成立于云南东北部的小城市昭通。

 

圈里曾流行着这样一句话,来证明这个乐队的诞生是有多么不易:如果你去过云南昭通这个地方,你就会知道腰的存在会有多么奇迹了


甚至当年连腰都有过自嘲——

 

一个城市,只有一支乐队,一年,只有一次演出……这是一个病态的文化市场。

 

而如今这支西南边陲最优秀的独立乐队也走入了历史,也正如主唱刘弢所说的,All Things Must Pass

 

上世纪90年中后期,摇滚乐像雨后春笋,在祖国大地上遍地开花。不少来自边远城市的摇滚青年涌入了北京,他们蜗居在东北旺、树村、圆明园画家村等地,是中国第一代北漂,也是第一代盲流


不止一次想象过,如果当年腰乐队北上,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发生。

 

他们会不会像舌头、左小祖咒、丰江舟、胡吗个、木推瓜、美好药店以及更多起初默默无闻,最后在北京闯出了一番名堂的音乐人。

 

想象永远是想象,它无法代替现实

 

让人无可捉摸的腰,就不是一支能以常人的思维去定义和揣测的乐队,也许在这片广袤的大地上,你再也找不出第二支这样的乐队来。

 

 

目前在网上能听到的,乐队最早的作品是一张叫《Unknown》的EP,于200361号发行。EP封面上写着

 

——

 

献给我们所有看到的感受到的,被(或正在被)侮辱的人和事和我们自己

 

Unknown》是一张乐队在摸索时期的作品,它丰富地涵盖了实验、器乐、先锋和朋克与噪音等多种风格。

 

主唱刘弢几乎用念的方式唱出了所有的人声部分,歌词像是在诗歌墨水里浸泡过一样,简洁、有力、直指人心。他们没打算讨好听众,也不屑于要一般听众喜欢。

 

20058月初,腰在摩登天空旗下的Badhead厂牌,发行第一张全长唱片《我们究竟应该面对谁去歌唱》。

 

刘弢在采访中曾谈到,这是一个于他而言没有答案的问题。并不是像外界所想的那样,开始定位自身与听众。


它以自觉凛然的姿态抛出,然而从有此问那天,我就没有找到过答案;或者我选择长久的面对排练或者录音室的墙去歌唱,就是答案。


值得一提的是,整齐如一的歌名里,居然有一首致敬Joy Division的歌,也是目前唯一一首英文歌。《我们究竟应该面对谁去歌唱》是腰第一张成熟的作品,音乐性和实验性都上了一个档次。不过它仍不是一张大众喜闻乐听的唱片。

 

2007年中秋节前后,刘弢从昭通到了广州,以一颗孤独无助的小城市乐手之行,找在这一行内唯一可以依靠的打口教父邱大立。广州之行让刘弢认识了不少广州本地的音乐人,与音乐相关的从业者。



20081月,乐队发行了第二张专辑《他们说忘了摇滚有问题》。这一次,腰没有继续在摩登天空唱片公司旗下出版,而是以自己局部娱乐制作机构的名义联合广州独立音乐厂牌元音唱片共同发行。


 

专辑名让不少人产生疑问,究竟是什么问题?是摇滚的问题?还是他们的问题?刘弢在落网的一篇采访中曾回应了这个问题——


摇滚没问题。有问题的是,你不好意思叫它摇滚。


200910月,乐队在网络上发了一张从1998年到2005年未发表的小样合辑《明日小城》。刘涛说,《明日小城》比《Unknown》,更不详;比《我们究竟应该面对谁去歌唱》,更紧张;比《他们说忘了摇滚有问题》,更多问题。

 

总结如下就是


1.不正式

2.已经过时

3.很难


于我而言,这张没怎么经过过多处理的小样合辑,却能真正瞥见乐队创作的状态。好比7年磨一剑的专辑,这里边能听到时间的痕迹,能看出乐队变化的轨迹,而且相比录音室专辑更加自由的表达,并且相对而言更加大胆。

 


20147月,腰发行了第三张录音室专辑《相见恨晚》。刘弢在博客中说——


因为唱片出来,就到站,

所以一直拖着,想和你们多玩玩。

如果这是一场磨人的爱情……

那么现在就要分手。


我相信不少乐迷是通过这张《相见恨晚》,才开始听腰的。而相遇之后,就是诀别,不免令人产生相见恨晚之感。就像在情感最浓烈时,突然中止了这份爱情。

 

腰变了,它变得更柔软了,它变得能在理智之外的情感世界里打动你了;它变得更亲切了,它变成了一个你生活中,可以安静聆听的朋友;它变得更浪漫了,他们开始表达政治、现实之外的爱情了。

 

可惜的是,一切已经划上了句点。

 


曾有人问刘弢,为什么要解散乐队?


他说,抛弃一个多年熬成的招牌,这是一种精神。


当所有人觉得乐队解散的遗憾,没有办法弥补的时候。不料3年之后,刘弢即将带着新团——寸铁,再次进入听众的视野。

 

乐迷们开始想象寸铁和以前的腰有什么一样与不一样的地方,是否还能听到直击要害的讽刺、黑色幽默般的戏谑和晦涩艰深的暗喻,他们是否依然是来自社会底层的最坚韧子弹与刀刃,谈政治、砭时弊。

 

正如刘弢所说的,不走老路,不在邪路,气质明亮正确


而这一切的想象与憧憬,即将在他们的新唱片  《近人可读》中得到答案。





落网专属订阅

彭洪武《非音乐》

已正式上线,聆听请点击以下链接

http://m.luoo.net/vols/package/13?winzoom=1


编辑/eyelight

文章作者

eyelight
eyelight

情癡 情呆 行怪 言狂 冥頑

评论·0

同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