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死不死,和朴树有什么关系?

他们・张一百・2017-07-11

  • 00:17 / 05:20
    猎户星座

    清白之年

    艺人:朴树

    专辑:猎户星座

    00:00 / 05:20


民谣圈里,我最欣赏的是李志,当然不是因为《梵高先生》而欣赏,虽然这首歌我曾反复听了一个冬天,而是因为李志敢骂自己粉丝傻B


在混乱的民谣圈,李志骨子里还真是一个三观端正的好青年。马啪啪喜欢睡果儿,李志以前也喜欢睡果儿,境界却不一样。


从鄙视链来讲,唱摇滚的看不起唱民谣的,两个字就可以概括:虚伪

和民谣圈不同,摇滚圈的老流氓们摆明了一副堕落的样子,赤裸裸地快活似神仙。


当年无知的我,终于欣喜地发现原来长得丑,也是可以泡到姑娘的。即使五音不全,也可以吼啊。实在不行,可以摔吉他啊。


当然我不是对各位摇滚界老艺术家们有所不敬,毕竟圈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出名后,忘乎所以的不少。日夜笙歌,醉生梦死,把自己玩废了的也不少。

 


(摄影师︱Gio


人最大的敌人,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脑残粉,和不怀好意的媒体。


后者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管我有没有听你的歌,只要能挖出点价值来,就把你用废了。像这两年的华语乐坛,基本上都快成了怀旧金曲,都在吃老本。


那些消失在大众视线的人纷纷出现,贩卖完情怀后,又纷纷消失。有利可图的时候,恨不得把你夸上天,用完以后,翻脸比婊子还无情。


世态炎凉,无非如此。


所谓的情怀就是,把陈年旧物们拿出来掂量一下,没利用价值的就扔回去,还有利用价值的,就重新扔到观众面前,把十几年前的歌重新唱一遍。唱完之后,吼一嗓子,摇滚不死!


是啊,都成僵尸了。


下面一群男女老少流着眼泪,张牙舞抓地比着手势,有的还是错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上演生化危机呢。所以,如果不是能成为大师,还是千万别去搞艺术


——


前半生搞人,后半生被人搞



(“树与花”专场 张悬 戴佩妮)

 

20151017日,朴树“好好地”巡回演唱会北京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朴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演唱会。在此之前的20年,朴树只出了两张专辑和数支单曲,从小朴变成了朴师傅。


他只有在推新歌的时候,才会出来,不过最近倒是上了不少综艺节目,有意无意的和外界保持距离。很长一段时间,他只用一台诺基亚的功能机,只能从他经纪人微博上得知零星半点的消息。经纪人经常自嘲自己还没饿死。


(许巍《在别处》《那一年》)


期间也发生过很多事,比如朴树组建了乐队,开始了商演。与很多圈内的歌手不同的是,朴树家境很好,成长也比较顺,其实没吃过多少生活的苦。他缺少生活阅历,和许巍的前两张专辑(《在别处》《那一年》)相比,歌曲的深度、张力是远远不如许巍。


当然《时光·漫步》之前的许巍也正处在一个唱作巅峰的状态。《时光·漫步》已经感觉到许巍的变化,这张专辑在摇滚和流行中间做到了很好的平衡,编曲也比前两张专辑做的好。


这就是有钱和没钱的区别,后来许巍重新把前两张专辑编曲。


前两张专辑许巍胜在积累,有种积攒许久终于爆发的快感。而之后的专辑,许巍的处境和心态都发生了变化,又迷上了学佛,终于变成了碎碎念的中年大叔。


这是可以理解的事情,毕竟你不能让功成名就的许巍继续写苦大仇深的歌。而且很多歌手是无法保持一个长期高质量创作的状态。


朴树同样如此,推出《生如夏花》之后,停住了很长时间,期间曾把做好的专辑推倒,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毕竟重复自己是一件可悲的事。不入流的歌手抄别人,二流的歌手抄自己。




对了,有些人对朴树有误解,把朴树直接归到民谣圈里。只能说一句,麻烦你们好好把朴师傅的歌听完好吗?不能一张专辑只听两首《白桦林》《那些花》吧。当年,我确实也只听了这两首。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朴树曾说过,在《我去2000年》这张专辑里,对《白桦林》这首歌最不满意,甚至想拿掉,结果,偏偏这首歌让他红了。每次赶场都得唱这首歌,被逼着上了春晚也要唱,估计当时朴师傅心里一万个草泥马飞奔过去。


朴树第一张专辑偏电子乐更多些,弥漫着绝望的未来感。配合着王小波的《白银时代》简直爽翻了。第二张专辑《生如夏花》风格多样,比如《傲慢的上校》《苏珊的舞鞋》以及朴树随后推出的《Radio In My Head》更偏向英式摇滚。而《且听风吟》《她在睡梦中》则带点民谣风格。


不变的是编曲都很华丽,非常的大气。每首歌在不同的环境下听,都会产生微妙的变化。而在此之前,内地音乐给人的感觉,就是土。


所以不得不提一个人,张亚东


前面说了朴树当初的不足之处是阅历不足,但是优势在于朴树有天赋,这种天赋没有被扭曲,在于一个比较宽松的环境给他更自由的空间。然后又遇见了张亚东这么好的一个制作人,帮助朴树弥补了编曲上的不足。


一首歌是否好听,是否抓耳,很大一部分在于编曲。歌和词只是胚胎,有美人的潜质,而编曲就相当于把这个美人细细的打磨出来。




回归之后朴师傅组建了乐队,当时乐队吉他手程鑫不幸病逝,朴树当初为了救他甚至想过卖身签约。但是人有时就是这么感性,总想在这理性到冰冷的世界,给自己找点温暖。所以我们需要音乐,释放我们的情绪,给我们编造一场幻觉


我觉得这事对朴树的触动应该蛮大的,他变的不再那么拧巴了,变得对别人和这个社会宽容了。


环境往往造就一个人的性格,朴树一直被保护的很好,所以之前给人的感觉有点任性,这种任性的存在是朴树魅力的一部分。但当他成为一个乐队的主心骨以后,承担一个乐队养家糊口的责任,他慢慢找到和这个世界和解的方式,不知道是好,是坏。


好的是,他即使接受了商业,坦诚自己需要钱,却始终和外界保持距离


这个距离保证了朴树不用被骚扰,不会被娱乐大众所绑架,不会被处心积虑的榨干价值,成为一个老艺术家。




虽然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就是看场朴树的演唱会,但是当我置身其中,却很平静。可能是因为离得太远,没抢到内场票的原因吧。


旁边不时有流着眼泪的妹纸大喊:朴树,你要开心啊!朴树,你要好好的!


果然朴师傅的粉丝素质高啊,没人喊:朴树,我要跟你生猴子!


结果,妹纸过了一会开始喊:朴树,好帅!我要给你生猴子。


我愤怒地盯着她,认为她一定刚从EXO或者TFBOYS串场过来的。


到目前为止,那场演唱会留给我的印象是,音响真好,现场听歌果然爽。朴树基本上没怎么说话,结果时间还没到就唱完了,最后又重唱了一遍《在木星》。


一个娱乐的年代,最大的问题是,把舞台上的人扒的一点都不剩,制造各种狗血,而很多曾经一代人的记忆,为了迎合了大众审美,被榨完最后一点价值后输的一干二净。




每当朴树发新歌,看到为了制造流量,各种网络摘抄、各种乏味吹捧的文章,我内心都是厌恶的。


用李志的话来讲,你们这帮人分不清真诚和装逼,看见一个逐渐被象征化的朴树,觉得能满足自己逼格的需求,就开始用吹捧去恶心别人,无知并且可笑。


所以,我们需要李志,时代需要李志,在这个娱乐的时代,要撕就撕个痛快,这是真正生活的一部分。


而朴树,继续和这个世界保持距离就好,远离圈子和恩怨,管它摇滚死不死!




本文作者:张珞阳  编辑:eyelight

照片来自网络

文章作者

评论·0

同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