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女Rapper告诉你什么是真·Freestyle

他们・李卤味・2017-08-08

  • 01. United
    Sonita Alizadeh
    00:17 / 05:20
    United

    United

    艺人:Sonita Alizadeh

    专辑:United

    00:00 / 05:20

人和音乐一样,都应该是自由的。

当年被塔利班统治的阿富汗在战火中飘摇,一切文化活动都被严格控制打压,唱歌跳舞简直是天荒夜谈。在当时,女性如果出街时不穿上把自己从头到脚包起来的“标准服饰”都可能会遭到严惩。

 


在推翻塔利班政权后,阿富汗女性为了争取工作和受教育的权利,不断拼了命地为自己赢得了一次次的苦战。除了担心已经转为地下的塔利班会有朝一日卷土重来之外,在极度保守封闭的阿富汗社会,女性的权益仍然不容乐观。在这样的环境下,仍有一些“胆大包天”的女性,用被社会视为最叛逆的方式为自己发声——音乐。不仅如此,她们还要rap出来。


Sonita Alizadeh



上个月《滚石》杂志的“25 Under 25”(25位25岁以下正在改变世界的年轻人)名单上,有这么一位年轻人的照片画风与其他人截然不同,她穿着色彩鲜艳的民族服饰,扬起彩色头纱若有所思地凝视镜头外。这个女孩叫做Sonita Alizadeh,1997年出生的她今年刚满20岁。但是,在几年前,她就已经是一个轰动整个国家的人物。



Sonita在阿富汗赫拉特长大,当时由塔利班统治。 她十岁时,她的家人就打算把她当做童婚新娘卖掉换钱。年仅十岁的她当时对这一切都还理解不来,就要被至亲当做物品明码标价出售,幸好那次交易没有达成。不久后,为了逃离塔利班,她全家逃亡伊朗避难。到了伊朗之后,身为难民的她没有身份,不能上学。她找了一份打扫厕所的黑工帮补生计,并且自学读书写字。



在伊朗,Sonita听到了过去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说唱音乐,并很快被伊朗本土歌手Yas和美国歌手Eminem、Michael Jackson、Rihanna等人的歌吸引住了。于是,她又开始自学乐器,并创作自己的歌。Sonita就像一匹终于挣开脚镣的马,不停地奔跑。她还跑去学了空手道,但因为是难民没有身份的缘故,不能考取黑带。


Sonita的才华很快就得到了认可。极具摄影天赋的她,用朋友的名义参加摄影比赛(还是因为没有身份)获得了一些成绩。而在2014年,她凭借自己的原创歌曲入围了美国的一个比赛并获得一千美元的奖金。孝顺的她把奖金全部交给了已经跑回阿富汗的妈妈。



但时隔不久,她妈妈突然想把她喊回阿富汗,她恍然大悟,原来妈妈又想把她卖掉,连买家都找好了。对方愿意出9000元美金买下Sonita,妈妈想着有了这9000美金就可以帮Sonita的哥哥买个老婆,一口答应了下来。


Sonita的哥哥也催她快点回国嫁给买家,这样自己就有老婆本了。Sonita的姐夫,是个有暴力倾向的吸毒者,刚从监狱放出来的他也想分这一杯羹,于是每次遇到Sonita时都恐吓她,曾经当街用砖头砸她并且泼汽油要烧死她。当时的Sonita,还不到17岁。



音乐是Sonita唯一的慰藉,尽管她的歌迷只有那一群在庇护所里一起生活的小女孩。她有一本剪贴笔记本,她在里面描绘自己幻想中的理想生活。在她自己的世界里,她的爸爸妈妈是Michael Jackson和Rihanna,而她自己也是一名当红的歌手。短暂逃离再重新回到现实中之后,她又要担心自己不知道会被卖到哪去的未来。



幸运的是,伊朗女导演Rokhsareh Ghaemmaghami被Sonita的经历打动并获得了灵感,一直在为女性权益发声的她,决定为这个身陷泥潭却不甘沉沦的女孩拍摄纪录片。Sonita代表了千千万万不甘向命运低头的年轻女孩,她们都需要被世界看到。


纪录片《Sonita》海报


导演Rokhsareh拿出自己的积蓄,给了2000元美金给Sonita家人,“买下”了Sonita半年的自由时间。在这半年里,除了拍摄纪录片,Rokhsareh还为Sonita的原创歌《Brides for sale/待售新娘》拍摄了MV。


点击查看《Brides for sale》MV


在MV中,Sonita眼眶含泪怒视镜头,火力全开rap出自己积累了多年的愤怒,是为自己,更是为无数无法掌控自己人生的阿富汗女性鸣不平。MV中Sonita服装的转变——黑袍到婚纱,这两种服装没有一样是她自愿穿上的,代表着女性被胁迫的人生。还有她额头上画着的条形码标签以及一脸伤痕,则反映了在这种买卖婚姻中,女性常常遭到暴力对待,被当做一件商品而不是人来对待。



Sonita的MV与纪录片,不仅仅在阿富汗本土引起了轰动,更受到了国际的关注。纪录片《Sonita》在圣丹斯电影节上斩获了评委团大奖和观众奖,Sonita也在国际公益组织Strongheart的帮助下去了美国,以全额奖学金入读瓦萨琪学院,接受正规的教育。为了这一天,Sonita整整熬了18年。


Sonita与导演Rokhsareh在圣丹斯电影节


如今,Sonita专注于学业和音乐事业之余,更投身于女性平权的运动中,致力于反对童婚,拯救更多无辜的女孩。Sonita表示,她可能不会成为专职音乐人,因为她想要继续念书,学习法律并成为一名律师,通过法律途径为女性争取平等权利。将来,她甚至想去和宗教领袖交流,希望改变传统弊端。



Sonita开玩笑说,她的假期都没有干什么有趣的事,但她还蛮高兴的,这是她的热情所在。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总是说自己想改变世界,为了证明自己,她要付诸行动而不是随便说说。她要告诉家乡的人,告诉全世界,“女生”,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词。



在介绍Sonita的故事之后,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每次看到那些在恶劣环境中抛头颅洒热血平权的新闻时,总能在评论里看到有人说“这才是真平权”、“某些平权人士敢去那里闹吗”、“我们这里XX的地位已经很高了,是想争取特权吧”...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社会环境不同,就自身的环境发出光和热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在当今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敢说出自己已经实现性别平权的时候,这种比下不比上的嘲讽行为真是显得有点可悲。人总是要往高处走而不是一直回头与低处相比较来寻求那一丝不真实的优越感。


想一想现在还有多少人会不自觉地把“像个女孩子一样”、“娘娘腔”作为贬义使用,仿佛“男子气概”才是做人的唯一准则,还有那些凭衣着打扮就断定女性价值的刻板印象,将女性和生育工具画等号的老古董们......以及其他数不尽吐槽不完的不平等现象。


是的,我们也仍需努力,可能是为了你自己,或者是你身边亲友中的每一位女性。《Same Love》中有一句很经典的歌词,“No Freedom 'till We're Equal.”只有平等,才能自由。人和音乐一样,都应该是自由的。


文章作者

评论·0

同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