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悲剧面具下的艺术家,他把诗歌装进了呕吐袋里

他们・-小漪・2017-08-09

  • 01. Far From Me (Live from KCRW)
    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
    00:17 / 05:20
    Live from KCRW

    Far From Me (Live from KCRW)

    艺人: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

    专辑:Live from KCRW

    00:00 / 05:20
  • 02. The Weeping Song
    Nick Cave / The Bad Seeds
    00:17 / 05:20
    The Weeping Song

    The Weeping Song

    艺人:Nick Cave / The Bad Seeds

    专辑:The Weeping Song

    00:00 / 05:20
  • Shrek 2

    People Ain't No Good (《怪物史瑞克2》动画插曲)

    艺人:Nick Cave & the Bad Seeds

    专辑:Shrek 2

    00:00 / 05:20
  • 04. Into My Arms
    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
    00:17 / 05:20
    Zero Effect Music From The Motion Picture

    Into My Arms

    艺人: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

    专辑:Zero Effect Music From The Motion Picture

    00:00 / 05:20

创作就是让神秘的感受越出水面,在一个闪烁不定的空间中探寻真相 。

 

“《The Sick Bad Song》是一本旅途诗集,也是一部恐怖故事。想象一下,当《搭车人》遇上《诗篇》,遇上约翰·贝里曼、一点点土著主义,再遇上《荒原》《杂种布鲁斯》《诺斯费拉图》、玛丽莲·梦露、吉米·亨德里克斯和珍妮丝·贾普林,究竟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2014年,Nick Cave在北美22个城市的巡演途中,在飞机的呕吐袋上随手记录了自己在路上的思考和新的创作。这些在呕吐袋上记录的文字,夹杂着Nick Cave儿时的记忆,对大洋彼岸妻子的想念。既有温情的告白和迷幻的梦境,也有对生死爱恨的思考。


自由的体验


 

作为澳大利亚国宝级的摇滚明星,被《滚石》杂志奉为“被魔鬼惧怕而会永生的歌手”,Nick Cave一开始用呕吐袋写东西,是因为他上飞机时落下了笔记本。而为了完成10首歌的创作目标,他便顺手抓取了前方座位的一个呕吐袋,开始了巡演途中的创作。



“当有五六只呕吐袋参与到创作中时,我开始意识到我写的是诗而不是歌。”对Nick Cave来说,踏入一个知之甚少的领域时,会产生焦虑与不安的情绪,但同时也会带来另一种自由的体验。


轻轻翻开这本呕吐袋造型的诗集,似乎Nick Cave的灵感就会从里面飞出来。



这本在上方书口都设计成了锯齿状的中译本—《呕吐袋之歌》,还原了真实呕吐袋的质感。译者杨海崧以音乐人的视角复刻尼克·凯夫的创作过程,使得原文的押韵与节奏感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留。



“一名圣战士骑着独角兽,冲进耶路撒冷一家咖啡馆。”紧接着是印在正常页面上的句子:“邻桌坐着一位戴着珠片牛仔毡帽的女先驱人,正在用勺子舀着他丈夫被砍下的头颅中的大脑。”

 

Nick Cave说,尽管在创作的过程中经常会遇到卡壳的状态,但这种吸血鬼文学的桥段却是他在创造时最享受的一部分,他想表达一种人类在生存环境中“相互吮吸”的现象。


 

他将时光的碎片重组,追寻童年记忆,追寻让心灵的齿轮重塑的时刻,追寻领悟艺术的瞬间......孤独总是无时不刻地推动着他,沿着道路继续地往下走。


 童年记忆、少年时期的创作


在《The Sick Bad Song》的开篇,描写了一个年幼的小男孩爬上河岸,踏上一座铁路桥,并一直沿着轨道奔跑到了桥梁的中央。他站在边缘,低头注视着下方浑浊的河水。“他脚下的石头开始颤抖,他俯下身,又一次把耳朵贴在铁轨上。”



而书中描写的这个小男孩,就是Nick Cave脑海中写实的童年记忆。

 

在他即将迈入12岁之际,他的父亲为他朗读了《洛丽塔》的第一章。“他告诉我,这一章有着了不起的文学描写。然而这件事情改变了我对父亲的印象,我仿佛被引入了这个充满性、成年人和艺术的世界。”

 

后来,在2011年英国的“世界读书夜”上,Nick Cave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纳博科夫的这本经典,这也是他的性启蒙读物。


 

到了少年时代,Nick Cave组了一支叫The Birthday Party的后朋克乐队,因改弦更张便成为了颇负盛名的Nick Cave & The Bad Seeds(尼克·凯夫和他的坏种子乐队),代表作包括《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Into My Arms》和《Henry Lee》等。

 

对于创作,Nick Cave有自己独特的理解:“把两个毫不相干的图像并置在一起,探寻碰撞产生的花火飞舞的方向。就像待在同一个房间里的小孩与蒙古精神病患者,再加上一个踩着三轮脚踏车的小丑,如果他们之间没有发生一些有趣的事,那我就开枪打死这个小丑。”



跨界鬼才


这个在音乐方面颇有建树的鬼才,从音乐创作跨界到编剧、导演、小说作家,还曾两次与布拉德·皮特合作出演电影。在2014年上映的纪录片《地球两万日》中,担任主角的他有着自知与谐谑的幽默。而相较之下的另一部纪录片《再一次体悟》,却显得更为真实,仿佛直视恒星中心般让人刺痛。



2016年,Nick Cave在年幼的儿子Arthur坠崖身亡仅一年之后,就拍摄了纪录片《再一次体悟》。在影片中,他的非线性思维使得华丽的视觉画面与蕴藏的痛苦情感融合为一体,同时也向围绕着Cave家庭的各种猜测给出了回答和规避。

 

面对外界对于Nick Cave把自己打造成神话的猜想,他说,如果你在某件事情上注入了足够多的时间和精力,无需打造,你就会潜移默化地变成它的样子。但在神秘面具的背后,其实只是一片空白的景象。



对于Nick Cave这样一位艺术家来说,创作就是让神秘的感受越出水面,在一个闪烁不定的空间中探寻真相 。而这个现实与虚幻混淆,记忆与当下重叠作战的空间,始终是他赖以生存的地方。

文章作者

评论·0

同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