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FKR:我只能用音乐来填充不甚完美的人生

专访・补梦人的狂想摇滚・2017-09-25

  • 01. Oh L'Amour
    Sexton Blake
    00:17 / 05:20
    Plays The Hits

    Oh L'Amour

    艺人:Sexton Blake

    专辑:Plays The Hits

    00:00 / 05:20
  • 00:17 / 05:20
    Being No One, Going Nowhere

    Open Your Eyes

    艺人:STRFKR

    专辑:Being No One, Going Nowhere

    00:00 / 05:20
  • Jupiter

    Girls Just Want to Have Fun

    艺人:STRFKR

    专辑:Jupiter

    00:00 / 05:20



Joshua Hodges,是美国俄勒冈电子乐团STRFKR的主脑。在成团之前他曾以Sexton Blake(塞克斯顿·布莱克是文学、电影中的虚拟人物)为名义发行了一张同名专辑。随后以乐队的形式制作了一张致敬的翻唱唱片《Plays The Hits》。


前几次的尝试,并没有让Joshua的才华大放异彩。直到2007年他跟身边的朋友组建了这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乐队——STRFKR,才让他从幕后走到了台前。2008年发行的同名专辑,顷刻间让他们在俄勒冈的独立音乐界拥有一席之地。


STRFKR轻快的电子旋律,再加上Josh略带迷幻的嗓音,让人听了觉得又丧又爽。身体中每个不安分的细胞都被他们带动了起来。很快他们的作品便得到不少主流媒体的认可,商业广告的青睐,以及电视剧和电影的钟情。假如你是The Flaming LipsMGMTFoster the PeopleChillwaveCrystal Castles的忠实爱好者,那么STRFKR的现场一定不容错过。在他们即将来华的第二次巡演前,我们抽空跟Josh聊了聊他的音乐和音乐之外的生活。

 

  



落:你能谈谈自己的创作历程么,从时候开始创作?学会的第一件乐器是什么?

Josh: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受过专业的音乐教育,记忆里我摸过的第一样乐器是我妈妈的吉他,她兴致来了的时候就会教我弹一些和弦。我家里还有一架钢琴,但我从没上过一天钢琴课。没事的时候我就在琴键上乱弹,制造各种噪音。14岁生日的那年,我父母给我买了一套架子鼓,我就更有的放矢了,这让我们当时的街坊邻居们伤透了脑筋。


落:我听了你最初单人项目的两张唱片《Sexton Blake》和《Plays The Hits》。从《Sexton Blake》中,可以看到很多后来作品里的元素,10年之后再来看这张作品时,你觉得自己在创作上有哪些改变或是进步?

JoshSexton Blake时期发行的唱片,是我刚刚开始学习创作时的作品,随之时间的推移它们变得更加精致了。如果你发现这些作品之间存在着很多的相似之处,我想跟我所使用相同的设备有关。当音乐人最美妙的是,能随时间在每张唱片之间成长。




落:《Plays The Hits》是一张翻唱的专辑,我在YouTube上找到了试听链接,实在是太好听了。之前你们也翻唱了Cyndi Lauper的《Girls Just Want to Have Fun》,怎么会想到翻唱这么一首经典的歌曲呢?在以后的作品里,你们还会翻唱其他人的歌么?

Josh:我非常喜欢翻唱别人的歌,实际上也正计划着再做一张翻唱的唱片。我喜欢用自己的方式诠释那些我喜欢的歌,我很好奇,最后这首歌会不会很像我自己的歌,你知道这种感觉是非常有意思的。翻唱Cyndi Lauper的《 Girls Just Want to Have Fun 》,是因为我妈妈特别喜欢她,她把这首歌做成了手机铃声。


有一年在纽约Cyndi Lauper的一场演唱会上,她邀请我们跟她一起表演了这首歌。当时我妈也来了,并且跟她的偶像Cyndi Lauper见上了一面。那是一段非常有意思的难忘经历,而这一切都源自于我们翻唱了她的这首歌。


落:去年你们发行了一张新的录音室唱片《Being No One, Going Nowhere》,在美国的反响如何?专辑的名字很有意思,它对你有什么特殊含义?

Josh:这个标题来自之前我在冥想治疗时,一位佛教徒老师给我的一本书上读到的。我也非常喜欢这句短小的格言。于我而言这句话意味着,让过去谈论的关于我们是谁、做什么事才能令我们开心的故事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淡忘。最后我们都变成了一个无为、没有欲望的普通人。




落:《Being No One, Going Nowhere》有些歌听起来非常的悲伤,但是即便是悲伤的旋律,也能让我的身体随着节奏摆动。在创作这张专辑的时候,你的状态是什么样的?有遇到一些创作瓶颈吗?后来又是怎么克服的?


Josh:我并没有想过要做一张非常悲伤的唱片。如果你听到了一些悲伤的元素,很有可能是因为这张唱片比之前的唱片听起来更加黑暗。创作的状态跟以往没什么差别,很多歌是在加州写的,那段时间经历了很多的事情,当然悲伤的事情也有。当时我却有一种特别的体会,觉得痛也是一种强烈的美,它甚至比生活中很多快乐的事情都要深刻得多。


落:你们是我听过将合成器流行做得最纯粹的一支乐队,你们是如何做到在创作中坚持一贯的风格的呢?如果要做其它音乐风格的尝试,你最想尝试的风格有哪些?

Josh:其实我一直都在做各种不同类型的音乐。现在手里正在为一张R&B风格的唱片做后期。当然它不会以STRFKR的名义发布。之前我做了一张氛围唱片送给女朋友当生日礼物。我还创作了很多风格怪异的歌曲,不过它们一直都安静的躲在我电脑的某个角落里。看来我真得好好花时间将他们完成,并整理出来。




落:从《Miracle Mile》到《Being No One, Going Nowhere》,期间的这三年里,除了创作音乐之外,你们是否还有其它的工作,在做音乐之前,你们各自从事了哪些职业?

Josh:非常幸运的是,目前我们都是全职音乐人。之前我们都有长期从事的主职工作,而且不时还有各种表演和不定期的巡演,真的蛮累人的。我们很喜欢公路巡演,鼓手Keil是我们的司机,在巡演期间我们会参加一些音乐节还有一些大学校园里的表演。当然,我从来没有停止过创作音乐。我可以在同一时间内创作很多不同类型的唱片,但是我不知道哪一张适合作为STRFKR的下一张专辑发行。我想我应该更专注于歌曲本身,这样才会让歌曲在现场表演上更有感染力。


落:对你来说是写词难还是作曲难?有哪些艺术形式或是艺术家会给你的创作带来灵感?各自喜欢的音乐家,导演或是小说家有哪些?最近有听哪些新作品?

Josh:歌词常常是困扰我创作的最大短肋。我不是一个很优秀的诗人。所以我把歌词部分放到了最后。有时在创作曲子的时候,自然而然的等待有灵感的句子进入我的大脑,而更多的时候我要花很长时间来完成它们。很多艺术家会给我的词曲创作带来灵感,我想就不在这里一一数出来了,因为实在太多了。最近我听的音乐不多,特别喜欢的有Nick Hakim, Green Twins Sam Evian



落:今年你们发行了两张demo合辑,怎么会想到发行这两张合辑呢?它们是在什么时候创作的?对你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你是否还有很多未完成的半成品?

Josh:是的,的确我有很多未完成的demo。这个系列将会一直持续下去。我总是在不停地创作,写新歌,所以累积了很多作品。这是创作中非常有趣的一部分,最难的是将它们进行第二步的创作和加工,直到它们成为一首首精致的单曲,但是我常常在这里就停下来了。即便它们依旧还保持着最初的原貌,但是它们对我而言仍旧具有价值,这是我决定将它们发行的原因。


落:2015年你们曾造访过中国,那次巡演之旅给你们留下了哪些深刻印象?这个月底你们将再次来中国表演,相比于上次,你们有哪些期待?

Josh:我们非常期待能再次来中国表演,上一次的巡演让我们几个人爱上了这里。有时候我想来这里度假,去边远的乡村体验一下这里的田园生活。但愿这次的巡演能够像上次那样顺利,喜欢我们歌的朋友能够来我们的现场与我们一起玩,并拥有一个愉快的晚上。我们特意为中国的乐迷,准备了一些此前从来没有在现场表演过的老歌和当然还有新歌。


采访/编辑:补梦人的狂想摇滚

 

  


STRFKR 2017亚洲巡演





9.29 上海@Mao Livehouse

9.30 广州@Tu凸空间  

10.1 北京@愚公移山



官方预售链接

文章作者

补梦人的狂想摇滚
补梦人的狂想摇滚

情癡 情呆 行怪 言狂 冥頑

评论·0

同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