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宜农 | 那听觉灵敏的船桨,摇进了夏天的耳朵

专访・-小漪・2017-10-11

  • 01. 云端漫舞
    郑宜农
    00:17 / 05:20
    Pluto

    云端漫舞

    艺人:郑宜农

    专辑:Pluto

    00:00 / 05:20
  • 00:17 / 05:20
    Pluto

    酒店关门之后

    艺人:郑宜农

    专辑:Pluto

    00:00 / 05:20


“将密码写在裸露的墙上,那是我们创造的新语言。”在蓝紫色的迷雾中,背景音乐缓缓响起。站在舞台中寂静影像中的她,在自己构建的维度空间中轻吟浅唱。


站在舞台的下面,一恍惚便坐上了宇宙时光机,进入了《Pluto》的专辑封面中。“那里没有谁也没有世界,剩下的只是无声的理解。”


从木吉他到电吉他,再到手铃,只有在宜农转身换乐器的时候,我才想起来自己是在音乐节现场。


小呼叫音乐节现场


第一次见到宜农是在小呼叫音乐节的现场,坐在沙发上的她,身着整齐的白色衬衣,跟想象中干净率性的印象不谋而合。透明的双袖下可见依稀可辩的纹身图案,连着她紧握着的瘦峭指骨,这双手可见也充满力量。


她很认真,倾听问题时那种深邃的眼神总让人感到特别安心。讲话时,细心的人便能注意到宜农的睫毛和手指都有轻微颤抖,我猜她有些紧张。


 

《海王星》


2011年,在单曲《大雨城市》的MV中,宜农梳着发辫,扮演了一个在丛林中探险的博物学家。而就在这个抱着木吉他哼歌的女孩被贴上了民谣、小清新的标签的时候,她选择了舍弃原本的发展机会,走向另一种风格。以乐团的姿态,探索音乐的多面向。

 

在此之前,她在父亲执导的电影《夏天的尾巴》中出演了女主角,并为其创作了配乐。不仅如此,她还自己担任编剧,改编作家的小说为剧本。


“我不确定自己是因为有天分才去做这件事,还是通过了这件事而获得了天分。总之,它需要去充分洞察每一个角色,就像我本身的形状一样,也在不断地改变。”



小时候,家里没有网路和电视机,获取讯息的方式就是一个大书柜。“几乎每一本都不会落下的是日本作家吉本芭娜娜,她的作品会带着一些悲伤情绪和暧昧色彩,这很符合一个少女的状态,也是我跟它产生共鸣的地方。还有一些垮掉派作家,比如猜火车的作者欧文·威尔士、让·菲利普·图森等。”


时隔六年,新专辑《Pluto》发行。整张细细听下来,会觉得相比上一张专辑《海王星》而言,《Pluto》在创作的方式,声音的处理和旋律的线条上,都跳脱了以往的创作模式。

 

宜农说,她在创作这张专辑的时候,其实是处于一个封闭的状态。“因为当时我在台湾闹了一个新闻之后,一些媒体的报导和社交网站上的质疑是超乎我的承受能力的,所以就选择离开人群,窝在家里写歌。”



“那段时间我没办法看纯文学的书,只能看一些关于植物学、宇宙学、动物学的书。”当情感状态被外界迅速符号化的时候,她选择了退缩。退往那个熟悉的大书柜深处,退往那一片深蓝色的书海,最后发现连看书都莫名焦虑,从而开始投向和科普相关的书籍。

 

过了半年之后,作家好友汤舒雯跟宜农介绍了劳伦斯·卜洛克的书。然后,她就从《八百万种死法》开始看,接着是《酒店关门之后》,然后再一路把这整套书看完。作为一个擅长描绘边缘人的作家,卜洛克描绘的人物永远不是单一面向的,比如在私家侦探遇见的皮条客的身上,也有着可爱和诗意的一面。


而正是这种书中人物的多面向描述,才重新开启了她对文学的欲望,而她也籍此为灵感,创作了一首同名歌曲,慢慢地找回了人与人之间的关联。



这首《那些酒精成瘾的日子》则反映了她当时的生活状态,“在美国奥斯丁的时候,我们一个晚上喝了十五间音乐酒吧,每一杯都是在十秒钟之内就干掉,想想当时没有暴毙真的很幸运。”


专辑前面的九首歌,都在刻画着不同状态的爱,“就算是很残破的爱,它终究有它美的部分。”而最后一首《酒店关门之后》,却把这一切都打翻了。它叙述了郑宜农一段时间的状态,而这也是给未来的一个延展性。


这张专辑不同于印象中那个拿着吉他,有点倔强的郑宜农。而是融入了许多 Trip Pop、Hip Hop、Jazz 与电气元素。近两年来大量接触嘻哈和 R&B 音乐,宜农终于了发现自己心之所向的音乐。  



“人生还是会有很多遗憾,但还是要往前走。”也许,正是因为有了新的指引,才让没有受过正统音乐训练的她投入这种新的创作方式,来完成心中对音乐的所有想象。

 

在影片《夏天的尾巴》中,宜农扮演的张家月对好友林雯莉说:“最近常常觉得,很怕自己没有办法再弹吉他了,那会比没有真实感还可怕,好像困在一场恶梦里面。”

 

是的,音乐就是她的解药。


文:小漪  采访:小漪 溪溪

拍摄:卫迎  后期:溪溪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文章作者

评论·0

同步到